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苑文化
一石激起千层“浪”
作者:孙京  发布时间:2022-05-24 16:50:03 打印 字号: | |
老方最近心里不畅快,他家老屋前的“元宝石”,竟然被人搬回家了。


“元宝石”是啥?徽州老屋前,常常会放一些供乡亲歇脚的石头。而老方所在的村庄老街的青石板路上,就曾经摆放着这么一块形似元宝的石头,重约二百余斤,村民们戏称为“元宝石”。



徽州老屋的歇脚石(图片来源于网络,非涉案歇脚石)
石头是谁搬走了,老方心里清楚,不是别人,就是老屋对门的二柱。要说这二柱,其实与老方是远房亲戚,但是当年祖上分家时,两家就闹得有些不愉快。
这天,老方终于憋不住,找上村支书方明,让他帮忙将“祖上传下”的“元宝石”物归原主。
听了老方的话,村支书哭笑不得,边劝边给老方递烟:“那石头就是一块麻石又不值啥钱!而且说句实话,这是不是你的还不一定呢,咱村谁不是一个祖上传下来的?”
“这事不解决,这烟我抽起来不香!”老方一向倔,“你办不了,我就上法院起诉。”
“你会写诉状?律师费抵你那石头十块不止!”村支书想了起来,“这事我倒知道一个简单的解决办法。歙县法院不是在咱这新安江上办了个啥‘轮渡法官工作室’,专门上门帮乡亲们处理麻烦事吗。前两天还有个工作室法官来咱这送达让我帮忙时,还说有事也可以找他们调解,省时省力又省钱,要不我帮你联系一下呗,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的?”


轮渡法官工作室


村支书说的“轮渡法官工作室”,老方见过,他在江边侍弄枇杷树,常看见一艘轮渡在新安江的绿水青山间行驶,船经过时,水面就漾起一层层绿波。有时时辰早,江上云烟氤氲,轮渡在其中隐约朦胧仿若一幅水墨画,颇有“舟行碧波上,人在画中游”的意境。偶尔还能看见穿制服的法官坐在上面,不过那时老方觉得这些跟自己没啥关系。
听了村支书的话,老方暗想:不花钱就能让法官来解决麻烦事,这种好事试了也不吃亏!思索片刻,他连声称好,让村支书赶紧联系解决他这心里的“大石头”。这村支书也是个爽利人,见状马上联系法官,把事说了大概,还定下明天就召集双方调解。
第二天一早,法官坐着轮渡来了,一同参与调解的,还有司法所的老余。听说要审“石头案”,这新鲜事还吸引了不少村民围观。
“走,先去查看现场。”法官片刻功夫都不耽误。
在村支书的协助下,法官和老余将“元宝石”的历史渊源、摆放位置、搬动轨迹等研究个透。经村支书介绍,老方门前的“元宝石”是去年下半年因村容村貌整治需要,村委会另行安置到他处,后被二柱搬运回家中的。
接着,法官又让老方和二柱出示相关证据证明物权,还鼓励村民作证和群众旁听。
“没有证据,打小它就在我家门前。”老方、二柱摇头。
“分家谁会研究石头怎么分。百年前都是一家!”跟两人都有亲戚关系的方大娘忍不住出声,“以前他们是对门,这石头其实是在两家门口。现今老房都不住人了,还争这玩意干啥!”
“赌一口气呗。去年我们村也有俩人争一块石头,吵到了我那儿,把我气够呛。都是一个祠堂的不嫌丢人?那石头我让他们摔了,一人捡一块!”隔壁村长老叶恰好来找方支书,见了这场面也忍不住。
“妙啊,老叶!”众人听见老叶的处理方法,都哄笑起来,老方、二柱不禁红了脸。
“你们俩说说。”法官问老方和二柱。
“让他把石头还我!”老方脖子一梗,“当年分家他们家就啥都想占!”
“别翻那陈年烂谷子的事。都一祖宗留下的,这石头凭啥就是你家的?”
通过这番争吵,法官明白了,双方早有不和,“元宝石”只是导火索,心中也有了调解方向。
“老方呐,我看你压根不是为了这石头,村委会去年整治村容村貌把这石头搬走,你不是就挺配合?”
“老话说,有缘才相邻,同村应情深呐,况且你们还是亲戚,有什么恩怨不能放下的?”司法所老余也劝。
“我看呐,你们发扬风格,把这石头搬到咱们祠堂前,那里老人家多,给他们活动累了休息!”村支书帮腔。
最终,老方和二柱抛开私人恩怨,一致同意将“元宝石”交由村委会安置,还一同将“元宝石”搬运至村中央的祠堂前,圆满化解了这起“元宝石”风波。
调解结束,法官和老余坐上轮渡,渐渐远去了,唯有那涟漪,仍继续回荡在江面上。这次调解,让村民们对“轮渡法官工作室”为民解忧的职能有了深入的认识。一场“元宝石”案已经落下帷幕,但因元宝石在村民们心头的激起的浪花,却久久难以平静。



碧波荡漾新安江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
(本故事系案件改编,人员、情节有虚构)

 
责任编辑:审管办